繼黃山、皖南古村落和大運河之後,誰會成為安徽第四處世界遺產?答案很可能是古城牆。7月9日,八座擁有明清古城牆的城市齊聚南京,召開了“明清城牆”聯合申遺首次工作會議。我省的鳳陽明中都皇城城牆和壽縣城牆,與其他古城牆一起,正式踏上了“申遺”之路。新安晚報、安徽網記者昨日瞭解到,雖然明清古城牆聯合申遺已踏出第一步,但申遺之路還十分漫長,至少需要五年左右的時間準備。
  壽縣古城牆保存得較完好。(本報資料圖片)
  申遺名單可能會擴容
  明清古城牆聯合申遺,並非第一次提出。早在2006年,江蘇“南京城牆”、陝西“西安城牆”、湖北“荊州城牆”、遼寧“興城城牆”就列入《中國世界遺產預備名單》,成為一個“打包”項目。
  “安徽兩座古城牆的加入,已經是2012年了。”省文物局副局長楊立新告訴記者,目前已確定“打包”申遺的中國明清古城牆,涉及江蘇、湖北、安徽、浙江等6省8地。由於南京古城牆的歷史價值最高,在會議上被推舉為“牽頭”城市。中國明清古城牆聯合申遺辦公室也設在南京,負責申遺工作的統籌協調。
  除了6省8地外,此次會議上,還有廣東、河南、河北、福建四省的四座城市表達了加入申遺團隊的興趣。如果擴容成功,最終將可能以10省12地的規模聯合申遺。“八座古城牆各有特點,如果其他的古城牆再加入,遺產風貌會更加豐富。”楊立新說。
  準備期至少需要五年
  確定聯合申遺後,接下來需要做哪些工作?“進入預備名單後,地方政府需要層層上報,獲得國家審批。”楊立新說,國家批准後,則開始編寫遺產文本,制訂相關保護規劃,進行具體的準備工作。
  記者瞭解到,早在2012年7月,相關申遺單位就已經委托南京大學文化與自然遺產研究所編寫《中國明清城牆申報世界文化遺產文本》,目前文本編製已經初步完成。8地將陸續進入本體保護、環境整治、科學研究等階段。
  “準備工作並非想象中那麼容易。”壽縣文物局局長李鳳鑫坦言,大運河申遺前後用了八年時間,最後衝刺僅有1年左右,大部分時間都在做前期工作。
  明清古城牆聯合申遺也將面臨這一局面,“各地之間需要協調、聯繫,前期打基礎至少需要四年時間,再加上一年左右衝刺,預計至少5年時間各方面才能成熟,才會正式提出申請。”
  參考大運河申遺經驗
  “大運河申遺成功,給我們很大的鼓舞。”楊立新告訴記者,此次會議上,大家除了介紹當地的情況外,無一不談到前不久剛剛申遺成功的“中國大運河”。“無論是‘打包’申遺的形式,還是申遺的過程,都給明清古城牆申遺提供了很好的‘藍本’。”
  “大運河申遺的經驗將能讓古城牆申遺少走很多彎路。”壽縣文物局局長李鳳鑫說,他們將總結大運河申遺過程中好的做法,為古城牆申遺的前期準備提供參考。
  省文物部門表示,接下來我省兩處古城牆,將按照世界遺產的要求進行本體保護及環境整治。既要保持其完整性、真實性與延展性,更要在申遺過程中做好城牆遺址的價值研究。此外,我省還將和其他申遺城市實現資源、信息共享,和大家“齊頭併進”。本版稿件由林菁楊本報記者吳碧琦採寫
  2006年
  申遺之路
  江蘇“南京城牆”、陝西“西安城牆”、湖北“荊州城牆”、遼寧“興城城牆”列入《中國世界遺產預備名單》。
  2009年
  湖北“襄陽城牆”、浙江“臨海台州府城牆”先後申請加入聯合申遺項目。
  2012年4至6月
  安徽“壽縣城牆”及“鳳陽明中都皇城城牆”提出加入聯合申遺的申請;同年7月,國家文物局公佈了更新的《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來自六省的8個市組成了“中國明清城牆”項目。
  2014年7月9日
  河北正定、福建長汀、河南開封、廣東肇慶的代表也參加了南京會議,代表們明確表示想參與明清古城牆聯合申遺。
  Y
  延伸
  鳳陽明中都皇城古城牆——
  本月按申遺標準修繕
  本報訊鳳陽明中都皇城是我國曆代都城建築史上的傑作,也是後來南京故宮和北京故宮建設的藍圖。現存鼓樓臺基、皇城午門台基、西華門台基以及逾千米的古城牆。
  “相比而言,鳳陽這段古城牆的完整性在申遺城牆里比較差,但真實性最好。”鳳陽縣文物管理所所長唐更生告訴記者,原來皇城城牆有3000多米長,但現今只有1000餘米保存下來。
  去年,鳳陽明中都皇城拿到了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的立項,在遺址公園建設中,古城牆是重要部分。“皇城內搬遷工作接近尾聲了,按照計劃本月啟動古城牆的修繕。”唐更生表示,申遺之後,對城牆本體的保護也將是重點,因此對古城牆的修繕也將按照申遺的標準來做。
  “修繕並非破壞其真實性,而是保證遺址的安全。”唐更生說,只有排除安全隱患,城牆遺產的“延續性”才能體現出來。
  壽縣古城牆——
  護城河爭取明年貫通
  在聯合申遺的八座古城牆中,壽縣古城牆保存得較好。“戰略地位比較重要,既可以軍事防禦,又能防水防洪。”壽縣文物局局長李鳳鑫說。
  和鳳陽明中都皇城一樣,壽縣古城牆未來將通過建設國家考古遺址公園,來實現保護和利用,目前遺址公園項目正在申報。
  “建遺址公園,可以讓市民走近古城牆,也能更瞭解古城牆。”李鳳鑫說,現存的古城牆經過多次維修,現在仍能清晰地看見牆體上的接縫。接下來,文物部門將測量出城牆各段分界點的準確位置,為城牆的保護提供依據。
  除了本體保護,在環境整治方面,壽縣也已經著手啟動“城牆環境整治方案”編製工作。壽縣古城牆外的護城河今年已經完成清淤,明年爭取實現貫通。  (原標題:明清古城牆踏上“打包申遺”路)
創作者介紹

hkdr

cl04cllp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