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
  □彭澎
  報載,三季報新鮮出爐,廣州GDP達11127.89億元,增速12%,在全國各大城市中排名第三,僅次於天津(12.6%)、重慶(12.4%),基本確保全國第三城地位不被天津超過。但並不因此肯定被天津超越的情況不會在近幾年發生。但深圳幾乎遲早會新成屋被天津超越,蘇州也可能超越深圳。而接近這個集團的還有重慶。這樣,可能在全國大城市GDP排名中形成上海、北京、廣州、天津、深圳、蘇州、重慶等城市組成的“第一集團”。
  “一線城市”是城市建設領域的說法,主要是指北京、上海、廣州、深圳,也就是所謂“北上廣深”。而這個概念近年更多地用在房地產領域,往往是指租屋房價領漲全國。
  2006年國家住建部又公佈了五個國家中心城市為北京當鋪、上海、天津、重慶、廣州。也就是現有的四個直轄市加上廣州。
  按照以上三個標準,即GDP總量、一線城市、國家中心城市,重疊的只有“北上廣”三大城市。也就是無論從哪個維度進行評價,北京、上海、廣州都是中國最大或最重要的三融資個城市。其中,廣州雖然不是直轄市,但卻是中國經濟總量最大的省份的省會城市。
  再來看GDP“老三”之爭。廣州增速已經接近天津,但天津的總量也接近廣州。或租辦公室者可以說,誰的增速在今後幾年裡高一點,誰就有可能成為“老三”。但會不會因此就把“北上廣”的排名改為以前的“京津滬”或“京滬津”呢?
  我的判斷是,只要廣東還是全國第一大省,廣州還是廣東的省會,而廣州的GDP不會比天津少太多,那麼,即使天津在GDP和一線城市兩個維度上追上來,也很難與廣州分伯仲。甚至在今後相當長一段時間里,廣州與天津都會在“老三”之爭中不斷“纏鬥”,在相互競爭中發展。
  問題是重慶、蘇州是新的攪局者,深圳也似乎不甘於後,至少不願離“老四”太遠。這樣,一線城市的格局將出現兩個變數:一是天津、重慶、蘇州會不會成為新的一線城市;二是深圳會不會脫離一線城市。前者是因為GDP總量可能超越現在的“老四”深圳;而深圳既不是國家中心城市,如果又在GDP總量上被超越,剩下的一線城市定位還能不能保住?
  重慶是國家中心城市,潛力可能更大一些,畢竟重慶的人口和地域規模太大,接近半個廣東省的面積。最難說的是蘇州。只是GDP總量達到一線城市的水平,卻因為區位和地位不可能成為國家中心城市,蘇州可能永遠稱不上一線城市。正如溫州房價即使超過了一線城市的廣州也不可能成為一線城市一樣。
  深圳雖然GDP總量可能被天津、蘇州超越,但一時半會還會保持住一線城市地位。蹊蹺的是,深圳並沒有被列為國家中心城市。如果GDP總量不能保持在第一梯隊,則一線城市地位最終亦可能岌岌可危。當然,毗鄰香港的優勢則有賴於香港地位的變遷。
  綜合以上看法,可以認為,一線城市是根據其經濟總量和城市區位、定位、功能而確定的。因此,“老三”之爭將改變一線城市格局,但也不要簡單地把GDP第三與中國“第三城”等同。(作者是廣東省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
  彭澎  (原標題:“老三”之爭會否改變“一線城市”格局)
創作者介紹

hkdr

cl04cllp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